学院首页
学院简介 新闻中心 教学科研 师资队伍 人才培养 招生就业 党团工作 规章制度 学生之家
推荐新闻
我院新闻传播学入选“十三五”市…
文化名家川大教授舒大刚莅临我…
新闻传播学院党总支选举学校第…
2017年高级职称申报人员公示
我院程德安教授接受中央电视台…
新闻传播学院召开2017年纪念建…
新闻传播学院赴青岛进行研究生…
新闻传播学一级学科硕士学位授…
讲座分享:来自家庭相册里的城市
新闻传播学院召开6月全院教职工…
最近更新
新闻传播学院赴华北、西北地区检…
123
校迎新学生艺术汇演顺利举办
我院新闻传播学入选“十三五”市…
“颂新声”普通话推广大赛初赛报…
文化名家川大教授舒大刚莅临我…
新闻传播学院党总支选举学校第…
2017年高级职称申报人员公示
民主与法制社驻重庆记者站到我…
你的开始,有我们记录
热点新闻
我院新闻传播学入选“十三五”市…
文化名家川大教授舒大刚莅临我…
新闻传播学院党总支选举学校第…
2017年高级职称申报人员公示
我院程德安教授接受中央电视台…
新闻传播学院召开2017年纪念建…
新闻传播学院赴青岛进行研究生…
新闻传播学一级学科硕士学位授…
讲座分享:来自家庭相册里的城市
新闻传播学院召开6月全院教职工…
站内搜索
新闻公告 - 学院新闻 - 清华-西政大篷车课堂赴苦寒之地——库页岛学习写作
清华-西政大篷车课堂赴苦寒之地——库页岛学习写作
 

添加时间:2016-08-02 02:43:00   作者:admin

七月的清华园,阳光曝晒,像火炉一样烤人。但是,在清华大学医学院一间凉爽的大教室里,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和博士后在安静地期待着李希光教授的到来。当李希光走进教室时,同学们屏住呼吸,好奇、又兴奋。

“我这次要带大家去一个非常无聊的地方,到那里通过旅行来学习写作,”李希光教授身着一件绣着金色游龙的中式丝绸短衫,脚穿一双黑色唐装鞋,说话的时候粗黑的眉毛微微抖动,慈祥的目光扫了一圈班上的同学。

2016710日,40名分别来自清华大学和西南政法大学的师生参加了“大篷车课堂萨哈林夏令营”的开营式。这些师生来自新闻、医学、外语、社会、经管、土木工程等不同专业。每个学生桌上摆放着俄国作家契诃夫100多年前写的《萨哈林旅行记》。

萨哈林是沙皇流放犯人的苦难之地,俄国作家契诃夫称萨哈林为“不可忍受的痛苦之地”。“你们或许会觉得萨哈林岛无聊,但我们需要的正是这么一个近乎与世隔绝的地方,让我们静下心来读书上课和写作,“李希光说。

萨哈林又称库页岛,是中国的旧土。萨哈林往东是北方四岛,往北是白令海峡,往西是西伯利亚,往南是中国吉林,但很少有中国人去那里考察和旅行。今天中国人要去库页岛必须搭乘俄罗斯、日本或韩国的航公公司的飞机。中国没有飞机飞向库页岛。

中国是最早知道萨哈林岛的国家,成书于西汉初年的《山海经》记录过库页岛。近代,清朝幕僚曹力廷著有《西伯利东偏纪要》的密札报告俄国人在库页岛的活动。但是,今天中国的书店里和网上能淘到的唯一一本有关库页岛的书就是契诃夫的《萨哈林旅行记》。

“萨哈林之行改变了契诃夫的一生,影响了他后来的思想和创作,”李希光说,“我希望这趟远足也能促使同学们的成长和成熟,加深大家对中国边疆史地、中国与东北亚、一带一路与东北亚,乃至朝鲜半岛变局后的东北亚深入调研和思考,像当年的契诃夫那样。写出有份量的旅行日记或考察报告。”

“库页岛是极寒之地,北边不远处就是北极;库页岛是极东之地,西边是中国; 库页岛又与中国、日本和韩国三个亚洲经济强国为邻。毫无疑问,对库页岛这个苦寒之地的真实记录会激发人文主义的想象力和人文主义写作激情,”李希光说,“人文主义写作教学是当下大学教育急需复兴的精神。”

过去17年里,李希光教授创建的清华大篷车课堂每年都学生去北疆和西域读书、采访和写作。他多次带学生深入中国北疆边地、蒙古和西伯利亚上课,如杭爱山、恰克图、布里亚特、贝加尔湖、哈卡斯草原、萨彦岭、唐努乌梁海、叶尼塞河谷、乌苏里江河谷、额尔济纳河谷和居延海等地。

牛津大学新学院院长杨明浩曾跟随李希光的大篷车课堂坐火车去国西藏和西伯利亚上课。他说,李希光教授借用了古代商人和朝圣者的“大篷车”概念,指导一个“充满思想火花的大车店”,在亚洲边地上对话、读书和写作。“大篷车课堂”用亲身体验的方式进行李希光倡导的“慢新闻”的写作教学。

李希光把在清华的17个寒暑假几乎全部投入到大篷车课堂的课堂上。他累计带了500多名学生用自己的双脚、双眼和大脑去采访和写作亚洲边地的故事。他把十几年来学生在路上的优秀作品选编成《写在亚洲边地》一书出版。

“李老师的大篷车课堂,彻底改变了我对于世界的认识,我们绝不是在路上走走看看,而是真正去体会一个地方厚重的历史,和跳动着脉搏的社会。”第二次参加大篷车课堂的清华大学外文系大一学生王艺璇说。

清华大学医学院博士后朱丽红说,“我离开祖国十几年了,在日本和美国的生活,让我的口语经常是美日的混合体,少有关心中国的事情。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各国文化的比较,我最终选择了回来,选择重新学习认识中国。大篷车课堂的队员们都是专业人员,并且以一种身临其境的方式学习中国的历史,地理,经济政治,国家战略等等。这是怎样的一种学习机会啊,岂能错过。我是研究癌症治疗药物引发的神经疼痛,李希光教授的国际传播研究领域看上去是风马牛,但是跨学科的大篷车人文课堂将把我从显微镜下的微观世界里拉出来,不再对人类的宏观世界感到陌生。”

“在今天这个移动网络社会里,大学的课堂上常常看到学生不是摆弄电脑就是玩弄手机,心不在焉。我想找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让学生静下心来读书写作。大篷车课堂是想在一个远离浮躁的媒介环境里旅行、生活、读书、研讨和写作,”李希光说。

“我要求同学们在接下来的十天旅途中,每天写不少于六百字的日记,”李希光说,“每篇日记要满足五点要求:1.每篇日记都要有一个人物,我们的课堂是人文主义写作;2.每篇日记至少要有一段对话或者直接引语。我不要听到作者或记者的声音,好记者自己是不讲话的,即使记者自己认为的真话,也不要从自己的口中说出,要借用别人的口叙述;3.在叙事中,或人物描写中,尽量把故事放在一个生动的情境中,比如咖啡馆、农贸市场、荒原的老火车等,让读者有一种亲临其境的感觉;4.我提倡的日记写作虽然是一种非虚构的故事写作,但是我期待这同学们在写作中呈现的悬念或冲突对话、画面等,超越书斋里想象的故事;5.日记不是流水账,不仅要有一个话题,最好也能上升到一个主题,甚至重大议程。例如,你在写一个文化冲突的故事时,可以把这个文化冲突放在库页岛、或者海参崴的历史文化开发,或者俄罗斯远东开发,或者中俄日韩东北亚开发,或者一带一路的大语境中。”

在库页岛上,李希光将带着学生们将步行,或者乘坐古老的火车,或乘坐越野车,在荒原上调研、读书、研讨。每天晚上,李希光将听取学生分组做考察日记报告。李希光将从采访、写作视点和写作方法上,一对一、手把手地给予指导。

参加这次大篷车课堂的师生还将从北京背着帐篷和睡袋前往库页岛的泥火山、大瀑布等地进行露营和采访调研。已经跟随李希光教授参加过七次大篷车课堂的清华大学研究生吴一荻说“每次大篷车课堂都能给同学们带来惊奇,从大一开始我就跟随李老师探寻亚洲边地,我非常期待这次的库页岛之行”。(记者冯远薇)

 

 
Copyright©1995-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西南政法大学全球新闻与传播学院 版权所有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回兴街道宝圣大道301号 邮编:401120